返回列表 发帖

魏明伦《巴山秀才》解读

魏明伦是改革开放以来崛起的戏曲作家中的代表人物,《巴山秀才》是魏氏系列作品中很有代表性的一部。

《巴山秀才》是公认的一出思想深刻、艺术完整、风格独特的好戏。它描写清朝光绪二年,四川巴山县连年干旱,知县孙雨田吞没赈粮,众百姓求赈不得,欲请老秀才孟登科写状上告,被孟拒绝。孙雨田为掩盖贪污罪行,谎报巴山民变。四川总督恒宝不査虚实,下札剿办,派提督李有恒率兵血洗巴山。血的教训使孟登科猛醒,他决心鸣冤上告。但他不识官场世故,直告下令剿办的罪魁祸首恒宝,险遭杀害,幸被巴山籍歌姬霓裳设法救出。孟登科痛定思痛,毅然抛弃功名,巧妙利用省试机会,将冤状写进考卷之中,直送主考官张之洞。张与恒宝积怨已久,趁机借题发挥,闹得朝廷尽知,迫使慈禧派钦差入川查办。孙雨田与恒宝勾结,将李有恒手中的“剿办”札子偷换为“抚办”,妄图推脱罪责。此事为霓裳识破,用计将“剿办”札子取走,送给孟登科。孟当堂揭穿恒、孙二人企图金蝉脱壳,而让李一人挨刀的鬼蜮伎俩。钦差“嘉奖”孟为“告状”的“状元”,赏赐皇封御酒。结果御酒是毒酒,孟被毒死。而制造巴山冤案的罪魁和帮凶,一个个逍遥法外,皆大欢喜。

《巴山秀才》是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而创作的,剧中的张之洞。李有恒等都实有其人,孙雨田、恒宝、袁铁匠等人也有生活原型,孟登科则是从当年一大群在考场中书写冤状的秀才中概括出来的典型形象。作者通过孟登科独特的生活经历和悲惨命运,不是一般地批判封建科举制度,而是有力地抨击了整个封建制度,深刻地揭露了清王朝的黑暗和腐朽。

令人叫绝的是,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悲剧,却是用喜剧形象和喜剧手法来完成的。全剧以喜衬悲,寓哭于笑,使人在笑声中饱含泪水,悲泣中忍俊不禁。作者塑造的孟登科,就是一个具有悲剧性格的喜剧人物。

他一上场,就颇有喜剧色彩:当饥民们围衙请求县官开仓放粮时,他却手持书卷,摇头晃脑,满口“也者之乎”;走至台口边缘,一脚悬空,幸亏被饥民们拉住,他往下一看,惊叹一声:“呀,危乎高哉!”一下就从动作、神态、语言中,将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迂阔秀才的形象,活活画出。

他迂告恒宝,被恒宝下令:“巴山乱民负隅(恒宝念成偶)顽抗,杀!”,他死在临头,却一本正经地认真指出恒宝把字认错了,并坚决表示:“头可断,血可流,白字不可不纠啊!”其喜剧性格又爆发出了耀眼的火花。这种憨直、诚实得可爱,却又迂腐、固执得可笑的性格描写,虽然带有夸张的成分,但却在更深的层次上揭示了封建时代正直的知识分子,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维护真理和尊严的内心意识。

因此每演到此处,剧场内总是哄堂大笑,笑声中既有善意的揶揄,又有由衷的肯定。正是这样一个迂阔的酸秀才,一个不谙官场险恶的呆秀才,一个对朝廷充满幻想的老秀才,却担负起告状的任务。


他经历了拒告、愿告、迂告、智告、面告、悔告等过程,一次次碰壁,也一次次清醒。他的性格、身份和认识水平,同他所担负的重任与所处环境是很不协调的,因此充满了悲喜两重因素。

作者有意强化他身上的迂腐、风趣的外表,以反衬其崇高、庄严的内心,这种寓庄于谐、涉笔成趣的手法,是极需功力的。它体现出作者对中国古典悲剧“哀而不伤”的审美特征的总体把握,更表现出作者对川剧“悲剧喜演”的拿手绝活的娴熟运用。正是通过这种独特的风格,将孟登科这个“既非天生英雄,也非终身庸人,既平凡又不平凡,起点是迂腐,终点为豪杰”的复杂的艺术形象,栩栩如生地刻画出来,为我国戏曲人物画廊又增添了一位独具光彩的秀才形象。


该剧的结尾更是出奇制胜。观众从前面峰回路转、跌宕起伏的情节中目睹这位秀才从埋头读书到焚毁八股,从明哲保身到为民请命,从迂酸到明智,从胆小到胆大,从顺民到“刁民”,一步一步觉醒,一次一次升华,眼看告状成功,皇上亲赐御酒,已是喜庆结尾无疑。

观众正准备起堂,不料作者笔锋一转,喜剧结尾霎时变为悲剧收场:御酒乃是毒酒;钦差当着腹痛如绞的孟登科,当场释放了贪官污吏,宣布巴山一案就此了结,载入史册。

孟登科临死之时,才如梦初醒,大彻大悟,仰天悲歌:

三杯酒,三杯酒,杯杯催命!
大清朝,大清朝,大大不清!
孟登科,登科梦,南柯梦醒!
醒时死,死时醒,悲愤填膺!
哪一天,执法无私民有幸,
哪一天,灾荒无情国有情?

这锥心泣血的呐喊,振聋发聩,如点睛之笔,鞭辟入里地揭示了这场悲剧的深邃内涵,强烈地震撼着观众的心灵。


这么好的唱词,忍不住再来两段——

(孟登科):沉舟破釜,
掌灯焚书,
告别了,形影相随的老八股!
惊回首,老秀才心酸满腹……
渺渺茫茫青云路,
洋洋洒洒圣贤书。
减不清黎民百姓苦,
救不了灾荒万骨枯。
空留下,子虚乌有上林赋,
空养出,攀龙附凤名利徒。
穷秀才,虚度年华闭窗户,
落得个,白雪堆满笨头颅。
剿巴山,血洗双眼初醒悟,
悟不穿,八股习气未根除。
告,告得迂腐!
挨,挨得糊涂!
四十板,振聋发聩!
两腿伤,铭心刻骨!
抛弃功名告官府,
不平冤狱不瞑目。
焚焚焚,焚去个书呆老顽固,
烧烧烧,烧出个聪明大丈夫。

孟登科:苦命的妻呀!
心痛如绞,心痛如绞,
双袖龙钟老泪抛。
贫贱夫妻相依靠,
含辛茹苦到今朝。
八股误我知多少,
我误贤妻守寒窑。
患难恩情怎酬报?
来生愿效犬马劳。
孟娘子:不求来生千般好,
快把青衫换紫袍。
孟登科:哪有心肠求官帽?
两耳只闻冤鬼嚎!
孟娘子:禹门大开催你考,
告状念头快打消!
孟登科:魂魄不散催我告,
抛弃功名把书烧!
孟娘子:催你考!
孟登科:我要告!
孟娘子:书要保!
孟登科:我要烧!
孟娘子:考!
孟登科:告!
孟娘子:保!
孟登科:烧!
孟娘子:你要告状我上吊!
帮腔:下官房人命添一条!

(文章来自《中国地方戏曲剧目导读》,作者:陈培仲)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