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荀慧生之《小留香馆日记》

乙丑腊月二十五日
到沪已阅五日。往访友好。甚觉忙碌。各界招饮者。有如山阴道上。应接不暇。今日为大新舞台开幕之期。园主约参与典礼。晚七时到场。来宾已拥挤不堪。董事长李公。命执行拉幕式。鼓乐声中。予与李公。各执幕布。分立台旁。台下掌声。有如春雷。戏剧即于此时开场。予是夕演彩楼配。盖取吉也。

丙寅正月初二日
新正剧场营业。日夜不衰。然吾辈演剧者。刻无暇晷。不免叫苦连天。较之在京时月演数天者。苦乐不啻天渊。世上无如吃饭难。亦无可奈何之事也。早起抽暇至吴昌老处拜年。老人下问慇懃。略无倦容。出所作花卉立轴。并小留香馆横额。领谢而归。

二月初五日
偕友三四。赴律和久记雅歌如是逸社各票房参观。皆规模宏大。秩序整齐。票界诸公。不惜辛苦。认真练习。其间功夫深造者。虽内行自愧弗如。可见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为之叹服。近年皮黄盛行于江南。票房乃风起云涌。洋洋乎具大观。就各种娱乐而论。自以习剧为经济。而且有益身心。固无怪士大夫群以此为消遣娱乐之助。行见歌舞升平。重睹盛世梨园子弟。实利赖之。

四月十五日
今日为临别演剧之末一日。各界赠品。台旁罗列。几不能容。元宵谜演至中场时。楼上放电光。摄取舞台写真。末场入幕时花楼上有向予散掷五色彩条者。花雨缤纷。煞是好看。掌声至终场不绝予自己未秋间。偕杨小楼君南下。先后莅沪凡五次。自维薄技。乃蒙当世士夫。谬加赞赏。与日俱增。曷胜惭感。惟有益自勉励。力求上进。以副诸君雅爱于万一耳。

丙寅八月十二日
晨六时兴。独步至坛根喊嗓。凉风拂面。已是深秋景象。归途。红日满街。行人如梭。到家小憩。试临张猛龙碑。未得其法。九时吊嗓。歌祭塔采桑两折。微觉吃力。午后。墨香师来商结束丹青引新剧本。此剧取材李笠翁十种曲。记董其昌三娶杨云友。写美人名士。韵事艳情。甚觉有趣。四时。温理旧书。饭后。读红楼一小时。与儿辈解说戏中情节。命家龙背教子戏词毕。乃寝。

中秋日
早七时。散步庭院。浇花为乐。吊嗓写字。今日乃中秋佳节。循例聚家人小饮。不觉薄醉。亲友来会者二十余人。谈笑甚欢。晚八时。驱车至三庆园。盖自今年四月由沪回京歇暑。今日为第一次出台也。戏目为铁弓缘带英节烈。卖座殊盛。登场时。有各界赠品。罗列台上。寒云公子书赠无双二字匾额。遒劲有致。盛意可感也。

十八日
天气清和。偕友人三四。作郊外游。过瑶台。至香冢。抚读碑文。凭吊久之。归与菱仙师谈论唱腔。予谓腔之美。贵乎能运用。老腔固感不合时宜。然过于雕琢。亦嫌矫枉。鄙意只须就老腔稍为增损变化便可。似不必故弄狡狯。使人不易捉摸。以贻不通大路之诮。能于新旧之间。得一中庸之道。斯为可贵。乃与菱师安排元宵谜新剧各段唱腔。菱师以为尚不佚出范围。许为可用。演唱之夕。甚愿识曲君子有以教之。

二十三日
有王君来访。谈前夕观予演戏凤。谓无半点轻薄态度。恰合小女儿娇憨神情。予称惭不置。然王君之体会剧情。入木三分。决非信口批评者可比。夫戏凤之凤姐。虽为酒家女儿。观其与军爷对答之言语。以及一切举动。固一天真烂漫之女子。故表演者。必须从娇憨两字做去。万不可与乌龙院之阎惜姣。同一作派。予演剧一无可取。惟尚知以剧情与剧中人身分。为表演之标准。虽以此不为一般人所喜。但求吾心之所安。若乃处处卖弄风情。妖冶悦人者。知必与剧情。背道而驰。演剧云乎哉。王君深然予说。因记之。

二十五日
胡冷庵先生来指授画法。试作山水一小幅。午后与墨师商飘零泪新剧。墨师谓此剧专写旧社会。提倡节孝二端。恐与现代潮流。不甚吻合。难受群众欢迎。予谓戏剧足以移易风俗。当此沧海横流之日。应有力挽狂澜之功。予之演此。正欲借以补救人心于万一。成败利钝。非所逆睹。我梨园以正乐育化为本旨。愿与同人。三致意焉。

九月初五日
山东堂会。自初一日下午一时专车出发。与叔岩畹华同居一室。三人各说笑话一二则为乐。叔岩固健谈。畹华尤滑稽。夜未成寐。次日晚间抵鲁。即夕演剧。连演三日夜。昨日由济南来青岛。演赈灾戏二日。胶澳旧为租界。今为我国收回。天然形胜。风景绝佳。予比年奔走沪汉杭鲁各埠。论风物景致。自以杭州青岛两埠为最。他年当结庐小住。一洗胸中尘俗之气也。

十一月十八日
昨日在开明演唱元宵谜新剧。此剧略取旧剧中关节。加以穿插。在沪开演。颇得沪人士谬赞。在京尚为第一次演唱。深恐乖误甚多。不足邀方家一顾。刻接警厅徐处长函。似有溢美之词。更为汗颜。徐公职掌行政。凡有新剧必待核而后演。其于各种新剧。必饱览无余。窃谓都门名角如林。名剧复更仆难数。乃必采及陋劣。妄加赞赏。益使我无地自容矣。

(文章出处:《民国京昆史料丛书·第九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