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谭戏之特点(二)

天堂州
这出戏也是谭氏绝作之一。他的扮相活像当年被困天堂的叔宝。这是天生成的。出场的『好汉英雄…』引子乃胚胎于昆腔哭相思。字字皆经锤炼而出。沉郁悲凉。把英雄被困的痛苦发泄无遗。与店东对白。两次假盹,闻开饭就醒过来了。把叔宝当时肌饿态度。活画出来。后闻店东出门喊叫。谭氏一种难过的情形。溢于颜色。『店主东……』一段西皮慢板。唱得声泪俱下。为其所特长。当时街头巷尾『店主东』之声洋洋盈耳。市井小儿。缙绅大夫。几于有口皆碑。其风靡一时。可以概见。当锏时所耍一䠀撒手四基角。六合刀。乃嵩山少林寺方丈所授。完全击技艺术。谭氏出身武行。兼练过击技武术。所演五花八门。非笔墨所能形容者。亦为普通伶界所梦想不到也。此外与今之所谓谭派所演者尚有四点不同处:(一)秦琼下场吃饭。谭氏于吃完后。上场即将箭衣掖起;(二)秦琼掖起箭衣。普通均将銮带掖起。谭氏独不掖銮带;(三)临下场时秦琼唱六句『心中恼恨单雄信。不该骗我马能行。有朝犯在我秦琼手。打一锏来问一声。二位只管把响马放。闯出祸来有我担承。」唱前四句时。谭氏立于王伯当谢应登二人之间。至第四句完。王谢二位归上场侧。谭氏立下场侧。再唱末二句。近人多于第五句完。王谢归一边。秦琼立下场。侧唱一句了事;(四)谭氏唱完丢头去尾把锏耍。并不转身即拉架子。他人多转身起锣鼓。再转身耍锏。与谭不同。但学谭诸人中。亦有不起锣鼓耍锏者。并非纯粹无一人能学也。上记四点。不过记谭氏与人不同之处。至其所以不同及学谭者不学之原因。则属题外之文。略而不记焉。

四郎探母
为谭氏最得意之戏。出场的「金井锁梧桐……」引子为最难念。稍有不慎。其字即倒。而谭氏念来非但绝无倒宇。且字字稳健。抑扬顿挫各极其妙故每一引嗓輙获满堂彩而后辈学谭者。无一人能得其神髓者。亦可知其天才敻绝矣「杨延辉……」西皮慢板。乃是戏五段西皮慢板之一。中有五句慢板。腔调各异。尤以「南来雁……」一句。唱得尤为悲壮苍凉。转板大段二六。虽多至十余句。无一重腔。无一弱字。一气呵成。神妙无穷。「夫开言……」之倒板。唱到「人」字宛转凄楚。至「面」字出口再跌再翻。音调迥殊。除鑫培有此嗓音而善于运用外。别人不可强学也。与公主对唱之流水。字字起稜。句句变调。最后「叫小番」之戛调。毫无假借。高入云霄。此乃谭氏真本领也。讨令过关被擒各段快板。字栉句梳。真如行云流水。被擒之吊毛。虽为最普通之技。但鑫培因腰腿均有幼工。故高而圆。速而稳。兄弟会之对唱。尤为紧凑。「弟兄们分别……」一句原板。完全出于脑后音。后辈学谭。决无唱得如此圆润者。「老娘亲……」一段散板转二六。音调凄惨。把母子天性完全表现出来。哭堂别家的几段反西皮腔调之悲。真可使听者伤心落泪。回令带着手铐见太后。跪着翻两次屁股坐子圆而且稳。亦为鑫培绝活。别人所办不到者。

盗宗卷
此戏有几种绝技。(一)自刎时之刀。每次将刀扔出。无论翻几转落地时柄朝里。百无一失。看宗卷时几种身段表情。及与老苍头寻宗卷。单腿退步。都十分美观。

击鼓骂曹
此戏两段原板。三段二六。腔调各有妙处不同。念白另加一段骂张辽。有人说。这段骂辽是余叔岩加的。其实不然。这段骂辽。实在谭氏自入民以来。因受种种压迫。心有所感而发。惟一套鼓乃谭氏绝技。三通鼓能打出五套花。夜深沉早年本极简单。后由谭氏加入节节高鬼推磨。始成今日最流行之牌子。谭氏手腕活动。所击花点音节。悠扬悲奋。由鼓声中可把弥衡当时胸中沉郁之气。完全泄出。后辈学谭者。虽贤如余叔岩。亦仅能及一半。此乃天赋。非能力所能及也。

奇冤报
此戏行路之两段西皮原板。各有佳腔。决无雷同者。惟服毒后。谭氏在中年由桌内起一硬抢背而出。在老生行中可称绝技。晚年则改用滚背而出。背朝上台角。往后退数步。坐下叫刘升之后。谭氏再翻一吊毛。晚年亦改往后退数步起一屁股坐子背冤三段反二簧。与李陵碑妙处不同。公堂之大段流水。亦佳腔叠出。自服毒后。谭氏双手下垂。亳不显殭。实在难得。

御碑亭
此戏头场两段西皮原板。各有佳腔。与他戏不同。别妻妹之时。手持考篮出门。及考毕回家手持考篮走一小圆场。身段态度之美观。无出其右者。苍头销假时。谭氏吩咐雇车俩之白口。沉郁苍凉。描写王有道当时一种悲痛情状。声容毕肖。写休书之一段西皮倒板原板转流水。亦一字一泪。凄怆欲绝。夫妻分别之表情。尤为深刻。蔼师说破时各种悲喜交加的表情。亦称卓绝。末场与旦角对唱。几段流水。如珠走玉盘。流利宛转。亦非他人所及也。

南阳关
先本沦入开场戏。自谭氏唱红之后。乃成谭派名戏之一。谭氏在这出戏里有几种绝活。头一场四击头下场。跨腿。踢腿。向左跨步转身。双手拉蟒。抬左脚亮相。干净好看。学谭者虽抬手动足。效颦惟恐勿肖。然火候未到。终如小巫见大巫也。城楼一段西皮倒板接慢板转二六。及两段流水。可称绝调。开打虽不多。架子身段十分美观。夫人自尽时。谭氏背朝里站。先左后右拉住靠裙。成蝴蝶形。然后向右转身。甩发耍髯口同时并作。挫步到夫人自尽处。往前一扑跪倒。干净。利落。真绝活也。

战太平
谭氏每演此戏,必自金殿起演,至自刎止,计二十余场,无一处不精神贯注,后起者,望尘莫及也。盖谭氏此剧,有数处之绝妙身段,被擒时身扎硬靠足登厚底靴翻一虎跳干净而快,而其中最火炽,最紧张者,乃在宝帐哭头一场,甩发挫步俱称绝活,唱词中有「站的是你老爷将华云」句,由站字起,将手中锁錬,向上一掷,成为「朝天一柱香」,落下时,用手一接,正与「将华云」句下之一锣,合于一处,又如「大将难免阵前亡」一段快三眼西皮调,双手持刀拨箭之刀花,末场用刀横割敌人之咽喉,表示华云当时已身中数箭疼痛力乏之状等等,无一不独具佳处,总之谭氏此戏,非有独特之天赋,决不能至此也。

战长沙
此戏黄忠之哭头,为其一绝,三十年前,汪桂芬在平演战长沙之关公,无出其右,但无谭氏之黄忠,则必减色,余曾于某堂会中聆谭之战长沙,谭氏之起霸,由白虎门上,特别好看,魏延杀韩宣后,谭氏之捧头而哭之一段,因无甩发,仅身躯向后。且退且唱,其腔宛转,与退后之身、合而为一、令人观后,悠然神往、今之学谭者、恐其皮毛亦不能得也。

翠屏山
谭氏手持账本出场与杨雄见面时念对各种态度,后被银儿所骂用左脚将大带往肩上一踢、双手往膝盖上一扶,虽朝夕练工之武生,决无谭氏自然,「十三郎……」之一段慢板,句句翻高唱、且均有佳腔,酒楼所耍六合刀之来源,余前已述过,可称击技舞台化,近来余目光所见演此戏者,难得一人有一二分是处,足见六合刀撒手锏同为谭氏绝活了,此戏还有一种绝技为他人所不可及者,酒楼酒醉之后,酒保白「石伙计天已不早你也该走啦」谭氏坐在桌之左边。左手扶在桌外一头。右手连刀将桌抬起,面朝外双目一对满脸立变杀气。其善于变化如此真天才也。

其余如定军山三次拉弓,几次上马,姿势各不相同、及唱「我主爷攻打……」一段流水,走太极图手眼身法步,洪羊洞临终时当场流鼻涕,连营寨扑火之虎跳殭尸,八义图抢子及公堂打公孙坐楼杀媳写休书及杀雪姣,状元谱打陈大官,均为绝活,再其次如桑园寄子武家坡天雷报双狮图汾河湾等戏之唱念做之妙处,均非后辈学谭者所能模仿得到,限于篇幅,恕不赘述焉。

返回列表